我的桌面
見證查詢精靈
選擇地區
 
包含地區

請輸入關鍵字
 
轉寄給好朋友
你的姓名

你的 Email

好友 Email 1

好友 Email 2

好友 Email 3



   訂閱見證

   分享到Facebook

   分享到Plurk

   分享到Twitter



BACK 新增見證
見證主題:倪柝聲監獄受難
發表日期:2003/7/31
發表人:CAMERA  閱讀指數:7340次  回應篇數:2篇
張貼來源 蒙准轉貼
見證參考性質 危難蒙恩、職場、一切交託主、不發怨言
見證發生時間
見證發生地點 中國
見證內容 對不起, 見證應貼在這兒。
在台灣真幸福,能常常與主親近,盼望中國大陸有一天也行。
與倪柝聲弟兄一同坐監之弟兄的見證

各位弟兄姊妹,各位屬靈的長輩,我來自中國上海。我本來是教師,一九六○年因為反對毛的『三面紅旗』,被打成反革命,判處七年有期徒刑,關押在遠東最大的監獄-上海市的提籃橋監獄。一九六三年,因監房調動,把我和倪伯伯調在同一個樓面,同一個小組,並睡在同一個房間堙F從此,和倪伯伯結下不解之緣。

提籃橋監獄相當大,一共有十幢樓房,每幢樓房(即每個監房)有六個樓面,每個樓面有九十個房間。如果平均計算,每個房間關三個人,一個監房就可以關一千六百二十個人。這麼大的監獄堙A在幾萬個人當中,要遇到一個人並不是容易的。我和倪伯伯就在第三號監房堿蛫J,我和他相處前後一共九年,其間曾分開過兩年左右。感謝讚美主,最終又把我們帶領在一起,直到他被主提走前兩天,我們纔分開。

二十三年前,我在上海和余潔麟弟兄相遇時,我曾問過他,倪伯伯這麼好的人,一生愛主,為甚麼這麼苦?今天經過訓練我纔清楚看到,這就是他的職事,就是受苦的職事。雖然他一生受了很多的苦,但是他今天的職事,全世界都接受了。他雖然甚麼也沒有得著,但是他得著了主。他的返照是讓我們透過他看到主,他是瓦器,但是在他這瓦器埵傍_貝。弟兄姊妹,我親身看到他一生所經歷的,種種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。今天下午,我只能舉一、兩個例子。

我們第二次相遇是在安徽省的白茅嶺勞改農場,那時他的身體已經很差,年紀又大,步履艱難。我們住的地方,離開食堂大概有六、七十米遠。我們是住在下面,食堂是建在上面靠近公路的邊上。到食堂去打飯,要爬過兩個陡坡。這對倪伯伯來講,根本辦不到。所以每天三頓飯,都是我幫他打,帶回來喫。忽然有一天,獄警把我找到辦公室。他問我為甚麼天天幫倪儆夫打飯。我說,『他年紀大了,身體不好,兩個坡他是爬不過去的,我幫他打飯,照顧他,是應該的。』想不到這個獄警把臉一沉,對我說,『胡說,他是裝病,讓他自己去打飯,以後不要你幫他打。』這很清楚,他們是在故意刁難倪伯伯。當然我不去理會他們的警告。

過了幾天,有一次我又到食堂打飯,伙房堛漱u作人員對我說,獄警已經通知,誰都不能幫倪儆夫打飯,他要自己來喫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我只得回到宿舍堙A一五一十的把情況告訴倪伯伯。我知道倪伯伯是一個知識淵博的人,我叫他趕緊想辦法。我就坐在他旁邊,等他拿主意。等了很久,他終於開口,他說,『我願凡事順其自然。』我聽了他的話,大喫一驚。我真是又氣又急,沒有想到他怎麼講這樣一句話。『你不想喫飯阿?』我不想去頂撞他,只好把自己的飯分一點給他喫。後來,我想到一個辦法,我本來中午是喫五兩飯,現在我可以對食堂伙夫說,今天我勞動累了,我要多買一兩。食堂不會懷疑我。我就打六兩飯,回來後,我把二兩飯給倪伯伯喫,他年紀很大,二兩飯就彀了。我喫四兩,雖然少一點,但還可以過得去。就這樣,我們兩個人每天分而食之。難關也終於渡過去了。

一九七一年,有一天獄警叫我把一封倪伯伯的家信帶給他。原來信上寫著,倪伯伯的妻子倪伯母從椅子上摔下來,斷了兩根肋骨,正在醫院搶救。我一邊勸倪伯伯不要著急,一邊叫他趕緊打報告,要求回上海探親,我可以陪他一同回去。照理,當時我和倪伯伯早已刑滿,不是罪犯了。但是一九六六年,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,到期的犯人一個都不釋放;按照規定,我們每年可以回去探親一次,為期半個月。我想,現在家媯o生了這麼大的事情,總可以讓我們回去一次罷?

一開始獄警對倪伯伯說,讓我們考慮考慮。後來又說,你心臟病這麼厲害,路都走不了,怎麼回上海?倪伯伯對他們說,我可以陪他回去。但獄警又說再考慮考慮,這樣一拖就拖了半個月。當我們再去問獄警時,這個監警乾脆把臉一板說,『你回去幹甚麼?你又不是醫生。況且你老婆的病情現在已經好轉,我們了解過了。我們研究過你要求探親的報告,我們不批准。』倪伯伯一句話都沒有同他們爭辯,也不讓我和他們講道理,就和我一起回到宿舍。他默默的禱告。有人看到倪伯伯嘴脣在動,就問我:『老倪是不是在作禱告?』我說,『沒有,他是在作氣功。』後來獄警也來問我,我也照樣的回答他,沒有。但是我知道,倪伯伯一天也沒有停止過禱告。

終於有一天中午,我收工回來,看到倪伯伯淚流滿面,原來倪伯母去世了。倪伯伯很悲傷。我一面勸倪伯伯不要悲傷;一面鼓勵倪伯伯再打報告,要求回上海奔喪。我想這一次總該批准罷?想不到左等右等,還是不批准。獄警說,『人已經死了,你回去有甚麼用?』弟兄姊妹,有誰受過比這個更痛苦的折磨麼?倪伯伯心痛阿!他忍受下來了,九個月以後,倪伯伯也離開了我們。
在他離世前不久,他向我題到一個人,說,『你出去以後,要去找一個人,他的名字叫李常受。』他看出我有可能出獄,所以他說,『你見到李常受,要把我的情況告訴他。你見到他,就<
給讀友的話   Psm 39:12 耶和華阿.求你聽我的禱告、留心聽我的呼求.我流淚、求你不要靜默無聲.因為我在你面前是客旅、是寄居的、像我列祖一般。
備  註

分享到Facebook    分享到Plurk    分享到Twitter

大家的回應
張貼人:jun1965228
2003/10/15 01:11
倪弟兄是主在中國興起的一代屬靈巨人,靠著他許多人在主裡得以堅強,今天倪弟兄不在了,我們要靠向我們的主,繼續愛主,並傳講福音,直到地極。因為主說,愛我,就牧我的羊,一方面我們是羊,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有負擔,牧主的羊,就是在教會生活交通中,藉著主愛,彼此配搭,彼此建造……
張貼人:小羊
2003/8/1 17:03
真的是非常的感人
我想他真是一位愛主的弟兄
我這幾天遇到一些不順心的事 就已經覺得心情好差 好煩
感覺人生很灰暗
但是看到倪弟兄所遭遇到的 和自己比起來
我真的感到很慚愧 也覺得自己浪費時間在無謂的事物上
是啊 神的國還有好多的事要做呢
打起精神來 勇往直前吧
我要回應這篇見證
討論區為會員專區,您必須加入會員才能發表討論。加入會員由此進入會員請由此登入